11-12完结

现在,似乎到เ了欧玲雅为他解闷的时候了。

“来一杯马丁尼,如果你有的话。”

那ว天,她摆脱๳了那个ฐ老头子后,在林荫道上又遇到了乔希慕。他带她去了一家夜间俱乐部ຖ,时间过很很快,她根本没去想老头子对她说过的话。

但是她有乔希慕,她渐渐开始喜欢他了。而且,他虽然年轻,但也很有魅力,选择左拉俱乐่部就没有令她失望。

欧玲雅松开了那个男人环绕着她的双臂,熟练地拉开了他的裤子拉链,他毫无຀反抗地张开了嘴巴……欧玲雅想,像这样的一个ฐ男人会对她的作爱方式感到习惯和舒适的。他接着就气喘起来,因为他感到了欧玲雅的柔软的手指伸进了他的裤子,掏出了他已勃起的yin茎。

欧玲雅根本听不懂他的呓语,可这又有什么เ关系呢?她在这里可不是为了和他礼貌地交谈。她伸出舌头舔了舔那ว个年轻男人的yin茎的尖端,尝到了那里面分泌出来的jing液,一股碱碱的味道。虽然她这时很想要使,但她并不想过快地得到เ这一切。她想和他有个短暂而刺激的旅程--要足以让她疯狂、迷醉,得先让他为ฦ此作好充份的准备。

十九岁时,她曾和几个朋友为狂欢筹措资金而绑架了他们学校的一个老师。

当然,她们设法把这个老师弄到เ手,不禁欣喜若狂。老师年轻而英俊,尤其是他吓得魂不附体的模样,更让这群绑架他的姑娘芳心大乱。

他被蒙上了眼睛,就像她现在这样,也没有被告知将怎样处置他。现在,欧玲雅深深体会到了他当时迷失方向的感觉--看不见自己在哪儿,不知道跟谁在一起。也๣许不久,就连自己是谁都产生了怀疑。

她们本来打算告诉他,一切都是开玩笑,她们真的这样想过。她们还打算到个隐蔽处就取下他的蒙布,供给他香槟和巧ู克力,直到他任教学校负责人的朋友将他赎回去。但是不告诉他真相看来更有趣,就让他相信自己真地被绑架吧。

欧玲雅焦虑不安而又无助地躺在轿车的后座上,不禁深感愧疚。她很想告诉他一切,但是又被他惊恐万分的神情深深吸引。她知道他的全身都在紧张,她们对他小小的折磨就能ม让他全身做出剧的反应。

你可以用一根羽毛将一个人折磨得痛苦不堪。一种真正的痛苦。当她们用一根羽毛的尖部扎他裸๤露在外的皮肤时,他痛苦地泪流满面。她们用舌头舔他,用牙齿轻轻咬他,让他品尝了一种掺着兴奋的、不堪忍受的痛苦。

她们都跟他做爱。尽管欧玲雅因为看到一个ฐ男人被折磨得痛苦无助时,深感不安,仍旧加入了她们的行列ต。他被发生在自己้身上的一切惊住了,转而伤心地哭泣起来。她们占有了他,就像是男人理所当然地占有女人一样。她们唯一的理由就是因为自己高兴。她们自始至终都认为自己干得干净俐落,神不知鬼不觉。

他也自始至终不知道绑架他的是一群什么样的女孩子。

后来,终于有人来“赎”他,她们放了他,仍旧ງ让他蒙着眼睛回到学校。他没告诉任何人在他年轻而平凡的生活中的那不同寻常的一天,究竟发生了什么事情。不久,他就离开了学校,她们再也没有见过他,但后来听说他找到一份新า的工作又被解雇了,原因是他跟一个学生发生了不正当的性关系。欧玲雅常常想是否是她们的所做所为ฦ深深地影响了他。

现在,欧玲雅终于体验到เ了藏在蒙布๧后面的种种感受。当车轮辗过一段砾石路面,停下来时,她感到自己้一直担心的时刻๑终于到เ来了。他们到เ达目的地了。

一双有力的手将她拖出轿车,推着她走过石子路,登上几级石阶,穿过一道沉重的大门,门在身后迅速地关上了。她感到像是一个教堂的大门。

房间里面阴冷潮湿,仿佛无人居住。是什么地方แ呢?是一所废弃的房屋,还是无຀人使用的仓库?一阵脚步声走进房门;接着楼梯间下降、下降、下降,他们到了一个ฐ潮湿阴冷的地方。欧玲雅听到身后钥匙开锁的声音。她感到เ头晕目眩,浑身颤抖不止,这才发觉自己้原来竟是那ว么脆弱。

“欢迎你,欧玲雅,”同样是冰冷而又让人神魂颠๲倒的声音,“我们很高兴你来到这儿,来到你的恐惧之地。”

“我听不懂。我的恐惧之地指的是什么?”

“闭嘴!得到允许才能说话。违反规定要受到鞭笞三下的处罚。”

立竿见影一般,欧玲雅立刻感到鞭子抽在背上似的疼痛。

也就在同时,房间里充满了嘈ฤ嘈ฤ杂杂的说话声。多少人?她判断不出,说话声音夹杂着回音,她听不出一句完整的话。

“污辱她。”

“让他感到快乐่的疼痛……”

“奴役她。”

“弄伤她。”

“吓唬她。”

“请你们!”欧玲雅大声说,将睑转向声音发出的方แ向。“请取下我的蒙布。”

“可怜又可爱的欧玲雅,”最初跟她说话的人用浑厚的声音说。“她想让我们取下她的布。”欧玲雅周围爆发出一阵阴险的嘲笑声,她不禁吓出一身冷汗。

“可是我亲爱的姑娘,那ว样做对我们的试验有害无益,也破坏了我们愉快的气氛。”

“你看,欧玲雅,这是恐惧之地,你要在这儿遇到最深切的恐怖,我们帮助你把恐怖变成愉快,好不好?那ว我们现在就开始,好吗?你会感到เ身上火热,非常非常热,就像火烧火烤一般。”

立刻๑,欧玲雅感到一团热气包裹着她,还听到火焰的呼啸声和劈劈啪啪的爆裂声。他们怎么会有这种本领?是真的火焰,还是自己被他们催眠,产生了幻觉?心中的恐惧一再向她声明,这是一团真火,她要向后退缩,一双强健有力的大手紧紧地抓住了她,她紧张地大叫起来。她能感觉到火焰在身上燃烧,一股浓烟呛进了肺中,可怕的想像使她神๰志不清。

“是火,小姐。火的地狱。你还记得自孩提时你就怕火吗,还记得有一天你被关进仓库时稻草着火,你绝望地想到自己一定会死吗?”

“求求你,别这样,不要!”欧玲雅气喘吁吁地叫着。热度继续升高,迫使她面对她一直逃避的记忆。她曾希望记忆中的那件事情永远不要再出现。

“火,欧玲雅。熊熊烈火和阵阵浓烟,你感到热吗?”

恐惧渐渐将她的意志打垮,突然,情势发生转变。一个东西碰着她。

是一只手。一个潮湿、冰冷的东西贴在她的皮肤上,逐渐变热,并开始缓慢升温,直至燃烧起来,像是摩擦生火。

“感受火舌舔你的身体,欧玲雅。感觉美妙的就像是待在地狱。”

手,全身都是手,在抚摸,在抚慰,让人兴奋,又让人痛苦。她希望自己从痛苦中解脱出来,然而,她知道她必须ี忍受。

终于,当她感到自己即将崩溃时,痛苦消失了,动作迅速得就像是它来得那样突然。一种潮湿的空气再一次侵入她裸露的皮肤中ณ。

“留住它,欧玲雅。留下并感受它的威力。”

手腕上的手铐被取下,一样东西放在她的手中。她立刻๑感觉出这是什么,开始颤๶栗不上。

“害怕吗,欧玲雅?害怕毒蛇吗?”

“不怕,从来没有怕过。”

她咬紧牙关,强迫自己้握住这个蜿蜓曲折的东西。那条蛇将滚烫、干燥的蛇体绕在了她的手腕上。

“一条眼镜蛇,欧玲雅,它的一滴毒液就能将人致死,你怕蛇,是吗?你不想让蛇亲吻你可爱的身体吗?毒蛇爱你,欧玲雅,你不知道它们吻你的脖子时的感觉有多美妙。”

欧玲雅竭力去抵制这种诱惑。为什么这些人就擅长于暴露别人内心最深处的恐惧?很小的时候,她就怕蛇。她曾经和它的一个表兄一起度过许多令她不安的下午--一个叫理查德的很不讨人喜欢的男孩--他总是把他的卧室弄得像一个ฐ动物园。墙边也๣摆满了大大小小的容器。里面散发出一阵阵令人恶心的、腐烂尸体的臭味。

初看一眼,你准以为那些容器是空的。走近细看,你就会发现一只盘绕或者蠕动的蜥蜴,在一块平展的石板下探头探脑;或者是有着肥胖的腿的背部红色的蜘蛛被覆盖在一团乱蓬ศ蓬的、黄褐ຈ色的毛发下面;当然还会有蛇,安祥地躺在温暖的沙床上。也许还会有一只蝗虫慢慢地从一只绿色的壁虎身边飞过,却没有意识到自己正步向死亡。所有这一切都是用来观察的。欧玲雅却觉得仿佛是自己被关在一个玻璃容器中供人观看,而不是蛇或者蜘蛛。

“它们很漂亮,是不是?”理查德将一只绿腿的塔兰图拉毒蜘蛛放在手掌上,轻轻地抚摸着,就像是一些毫无຀进取心的男孩子抚摸着宠物的嘴巴一样。“当然,给它们交配时千万要小心--你不能让一只雄的和一只雌的处在一起太久。

“为ฦ什么不行?”欧玲雅好奇地问道。

“它们会吃掉对方。”

他把蜘蛛递给欧玲雅,但欧玲雅吓得不敢去接。“不要像一只受惊的小猫,”他嘲笑道,“它咬起人来并不厉害--嗯,用不着这么小心翼翼的。”

“那么,这是些什么?”欧玲雅岔开话题,指着另一个ฐ容器问道。

“黑毒蛇。”理查德不怀好意地说,“想摸摸吗?”

“不!”欧玲雅大声拒绝;但是理查德全然不顾她强烈的反汇,将手伸进容器去抓那只最肥的、最老的毒蛇。

“你干吗不戴手套或其它东西?”

理查德得意地大笑起来:“外行的人才戴手套。况且,他们又不咬我。我们友情深厚,我饲养它们,它们给了我它们全部的爱,难道不是吗,亲爱的?”

他捉住一只全身光滑的黑毒蛇,让它的蛇体轻轻地绕在他的腕上,然后他轻轻地抚摸蛇头,蛇看起来心满意足。

“来,摸摸它。你不害怕,是吧?女孩子就是胆小,你这么没用。”

这种责备深深地刺伤了欧玲雅的自尊心,她伸出手去摸毒蛇的脑袋。

令她吃惊的是,蛇头是那么火热、干燥,并非地想像的冰凉而粘滑。这就鼓舞了她,她开始轻轻拍打蛇头,蛇闭上了眼睛,像是陶醉了。

“它喜欢你,如果愿意,你可以抓着它。”

“噢……好吧。”

欧玲雅战战兢兢地伸出手,把蛇接过来,让它的蛇体像一只黑色的大手镯一样绕在手上。她可不愿意再让表兄嘲笑。蛇很温暖也很有份量,她感受到它的生命像巨人的发动机一般搏动。

不久,蛇就变得越来越重了。

“我累了。我想你还是把它放回去吧。”

她伸出手把蛇递给理查德;但是就在理查德把手伸向她时,蛇睁开了眼睛,眼光中ณ充满了敌意。理查德来不及拿开他的手,或者是他自鸣得意而忽视了蛇发出的警告信号,他捉住了蛇头。

它的下颚๦张开,将尖尖的毒牙刺进了理查德毫无戒备的胳膊中。他痛苦地抱着胳膊狂吼乱叫,欧玲雅却爱莫能ม助。

接着,那只毒蛇又心安理得地闭上眼睛,在欧玲雅手中睡着了。

医生们竭尽全力终未能ม挽救表兄理查德的性命,一切都太迟了。从那ว以后,欧玲雅就对毒蛇有着一种病态的恐惧感。

现在,她在这儿,将一只毒蛇的蛇体绕在她的手臂上。

“让它抚摸你,欧玲雅。它想探索你,想闻闻你。”